世界需要什么样的硅谷精神
腾讯新闻 2018年5月9日

詹妮弗·劳伦斯,伊丽莎白·赫尔墨斯

导语:靠这么一个矩阵,一个清单,当然不会保证得到一个世界真正需要的创业界,最初生猛,充满创造力的硅谷叛逆精神更不会被一个矩阵一个清单就唤回。

作者:黑爪,理工背景的文学,艺术爱好者,读书人,业余写作者,翻译者。

2016年6月,好莱坞,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激烈竞价之后,派拉蒙以300万美元的价格,击败华纳兄弟,20世纪福克斯,亚马逊,韦恩斯坦公司等众多强劲对手,拿下了电影“坏血“(Bad Blood)的制作权,并将由奥斯卡影后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主演,剧本和导演则由头一年(2015年)的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获得者”大空头“的编剧亚当·麦凯(Adam McKay)担纲。

这将是一部传记电影,依照华尔街日报记者,普利策奖得主约翰·卡勒鲁(John Carreyrou)的一份追踪调查所成的书“坏血:硅谷的秘密和谎言”(Bad Blood:硅谷的秘密与谎言)改编。

主人公是金发碧眼的硅谷玉女,伊丽莎白·赫尔墨斯(亦作福尔摩斯,伊丽莎白霍姆斯)。

人称下一任乔布斯,因为她的理想是改变世界,并且也是从名校(斯坦福)退学,然后穿着黑色高领衫来改变。除此,她还有一些其他好听的绰号,比如伊丽莎白女王,因为她优雅美好,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当然,她不光只有这些虚名,实打实的,曾经是最年轻的自我奋斗成功的女亿万富豪。

经过了2015年年的名记者调查起底2016年的好莱坞一线明星参与的影片筹拍,伊丽莎白那颗黑高领衫撑着的头,都一直高昂着,“别低头,皇冠会掉”。

“别低头,皇冠会掉”

直到2018年3月14日,星期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她和她的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向美国加州地方法院北区圣荷西分院提出指控,“数年来精心设计的诈骗,向公众夸大甚至谎称其公司在技术,业务,以及财务方面的表现”。她接受了处罚,退回已经一文不值的公司股份,交出了公司的控制表决权,10年内不得在任何上市公司担任要职接下来。可能还将面临民事和刑事责任的调查以及进一步的惩罚。她的维基页面上的个人净值归零。

伊丽莎白像大多数硅谷创业家一样,都得讲一个“故事”。在创业领域,故事高于包括技术,执行,生产,市场等等在内的一切,而故事的最高境界,则非“儿时的一个梦想”莫属。

我见过一个女孩儿说她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超市里包装精美的一块巧克力糖,还不如一个自己从树上长出来不用任何人工的苹果贵。后来她知道了,这些长出来的东西有保存周期,买1个苹果其实还要付出另外3个烂苹果的代价。于是她现在要用AI来预测特定时间超市新鲜蔬果的销量,以决定进货量和补货周期,降低每一个苹果,每一根生菜的成本,从而可以让人们能够消费得起更加健康的食品。投资人在没有看到她如何实现之前,已经被这个美好的愿景打动。这就是故事的力量。

伊丽莎白要降低血检的价格,比通常的血检便宜90%甚至更多,这样人们不会因为负担不起血检,而过早地对这个世界说再见。这个梦想打动的,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投资人。两位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乔治·舒尔茨都成为她董事会成员,“克林顿全球倡议” 2015年年邀请她和马云同台,与克林顿总统一起探讨如何聚集全球各界领军人物的智慧和资源,促进世界各地共同承担责任,应对一系列全球化挑战,解决全球性的问题。

与克林顿同台

但面临这些这些挑战时,借用SEC旧金山区域办公室主管吉娜·蔡(Jina Choi)对此事的评价,“创新者应该告诉投资人,他们的技术现在能做到什么,而不是他们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做到什么”。很显然,不能只靠创业家的梦想,故事和鸡血演讲来应对真实的挑战。八卦伊丽莎白·赫尔墨斯这一个梦想人设的坍塌,当做热闹看过就完没有意义,但愿这件事能为已经楚歌四起的创业界带来真正的震撼,因为这家公司被指控的欺诈规模虽罕见,但隐藏其后的驱动力却并不罕见。

与玉女相对的,有个恶童马丁·西克瑞里(Martin Shkreli),他被称作“全美最招恨的人”。

恶童马丁·西克瑞里

西克瑞里的出名,因为一夜之间把一种艾滋救命药提价5000%,还因为恶搞女记者,把自己的头PS到记者丈夫的肩上。但他最终落得7年牢狱,740万美元的罚款却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向投资人撒谎,即便投资人的回报几乎毫发无损,关注点却是,他在运作两个基金的过程中撒了谎。

与玉女50万美元的罚金,10年不许在上市公司担任要职的处罚相比,人们很容易得出一个教训:要会做人,英文说“别做混蛋”,千万别当二流子。这显然不够。

西克瑞里事发是2015年,把一种艾滋病救命药从13.5美元一夜涨到750美元一片,随即引发对其庞氏骗局的质疑,以及推特上的照片PS事件。这个时候的硅谷正在对赫尔墨斯啧啧赞叹,不久玉女的秘密也被吹哨人揭穿。

可他们俩面对穿帮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西克瑞里是自己卯足了劲,要把自己坐实成一个漫画中的资本家恶棍形象,当全球性的对资本和资本家作恶,对硅谷的jerk culture(二流子文化)质疑正在兴起时,他给我们示范了什么叫做no zuo no die。当人们质疑他对患者敲竹杠时,他供认不禁,声称自己“还想涨得更高些呢,这是我的责任,我只对我的投资人的利益负责。”这就是制药业,这就是他一步步从布鲁克林看门人为职的移民家庭,一步步走入曼哈顿交易景观的中心这条路上所习来的真知。

他从不讳言自己的目标就是不计任何代价发财。而硅谷甜心赫尔墨斯截然相反,她的所有动机都是出于高尚的美德,对世界和人类的爱。她和她的的企业愿景,就像他们的技术一样模糊,中间揉进了她自幼的梦想:“我们眼里的世界是这样,没有人会说 '要是我早点(通过血检)知道(病情)就好了',也没有人会太早向世界告别。”‘我们所关心的,是怎样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人们活得更好。’‘你一定要相信自己。’“大浪来了又去,但你的存在不应该是没有目的的。”

硅谷甜心赫尔墨斯

全世界都买她的账。

“连线”杂志2016年说:“Theranos正在接受调查,这太奇怪了。”确实奇怪,硅谷本身已经变得奇怪,它在世界眼里神秘而难以琢磨,因为我们本能地相信技术进步能让我们生活得更好。

西克瑞里的游戏却有些过时了,庞氏骗局这个词都不用专业人士过多解释,立刻千夫所指。但人们却很难想象,一个乔布斯模具下的硅谷先锋英雄,其实是缔造90亿美金骗局的高手。

这两件事给世界的教训是什么?美好梦想包装下的骗子当得起我们更多的警惕。

鸡汤之外,还有神坛上的天才顽童。

从乔布斯早年生活和私德上的劣势,到扎克伯格的不修边幅,一直到优步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将挺文化发展至高潮,一个神话一直酝酿流传,改变世界的天才,私德上的瑕疵,只是他们丰富完整真实人格的一部分,不必计较,甚至这些瑕疵只增添了他们的人格魅力。世人茶余饭后在传诵,投资人像对自家小孩一样在包容,因为谁都不会忘,苹果开除过乔布斯,打那以后,开除创始人几乎成了扼杀天才的代名词,人人都小心翼翼唯恐自己成为下一个笑柄。卡兰尼克在优步各种丑闻频发的情况下,便拿此事自勉。在这样的背景下,所有的资本都在追逐美丽难驯的独角兽“独角兽”,很难说,这是顽童之过,还是大环境对他们的鼓励之过。

创业世界里“先吹再做”(假造它直到你成功)这股风,从小刮到大,直到把伊丽莎白·赫尔墨斯这棵玉树刮倒。

在一个创业网站上见过一幅名为“走 - 说神奇矩阵”的坐标图,来描述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和监管机构在各个阶段应该如何“管教”。

横轴为走,标志该公司是否已经做出了产品,公司是否有价值。

纵轴为说,标志创业者是低调还是咋呼。

据此将他们大体分为四类:

梅威瑟类:如天才拳击手梅威瑟一样,落入矩阵右上,又会说又会练。

咋呼便便类:落入矩阵左上,啥也不干,到处咋呼众多的影响力人士,人生导师,意见领袖,影响力创业者(influpreneur)等尽归此类。

宝宝类:落入矩阵左下,目前既不会说,也不会练,很多萌芽阶段的创业公司处于这个区域,日后长大,指不定成为另外三类中的哪一个。

忍者类:落入矩阵右下“埋头干活,别逼逼”的低调高手。

忍者和宝宝,基本上可以任其发展,不值得花太多精力,何况他们也不会搭理你的“管教”。梅威瑟,似乎也没什么好管的,人家啥都好,但是一旦梅威瑟摔跟头,批评和后果都会具有潮水般的摧毁力,所以需要一些关注。这么一来,主要需要管教的就剩下咋呼便便。于是如何识别咋呼便便成为摆在公众,投资人,监管部门眼前的一个艰巨任务。

识别他们,有人总结了一个清单:

·自己还在初创阶段,已经开始向别人发放权威创业忠告。

·将融资作为成功的主要标志。

·夸大自己公司和产品的优势。

·很多副业 - 比如撰写关于创业和天使投资的书。

·热衷出席研讨会 - 通常处于任务列表中的第一位。

·过多使用“我,我的”等词。

·是圈中闲人的话题焦点,却少有被关键角色例如客户谈及。

靠这么一个矩阵,一个清单,当然不会保证得到一个世界真正需要的创业界,最初生猛,充满创造力的硅谷叛逆精神更不会被一个矩阵一个清单就唤回。但是起码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不要再去鼓励和追捧鸡血,挺举和或华丽或另类的骗子。